只是这一日来得还是有些快但是他却毫无畏惧

作者: admin 分类: 阿里彩票手机版登陆 发布时间: 2019-01-29 13:55
当邺城的南门被攻破之后,乐进是哈哈大笑,“弟兄们,城门破了,随我冲啊!”
 
    知道城门已破,兖州军士卒是都来劲儿了,人家攻城门的,都把城门攻破了,可如今自己这边儿攻城的,还没上到城头呢。
 
    尹楷当然知道,这是兖州军和邺城内的世家大族的私兵里应外合,这才把城门给攻破了。他也算是知道了,今夜兖州军攻城,到底是凭借什么。原来是这样儿,可惜自己早不知道啊。
 
    不过不知道没关系,这个时候自己却还得坚守在城头上,不过可惜,他却是没能顶住乐进他们的疯狂进攻。对冀州军士卒来说,邺城就是己方最大的凭借,但是如今连城门都让人兖州军给攻破了,那么邺城还能守得住吗。所以在城门被攻破的时候,冀州军士卒的士气一下就降了不少,是这些时日一来,最低的时候。
 
    尹楷一看,心说真是“屋漏偏遭连夜雨”啊,这可真不好办了。
 
    他娘的,他把心一横,双手紧握环首刀:“大喝道,我冀州军没有孬种!!贪生怕死的,都他娘的给我退后,就算城头就剩我尹楷一个,我也要战到最后!!不怕死的,跟我冲啊!!!”
 
    尹楷是抱着必死之心,冲向了已经攻上城头的乐进他们。而乐进心里是叹了口气,他何尝是看不出来,尹楷这是要为袁绍尽忠了。可惜啊,尹楷虽然本事有限,但是也算是个忠义之士了,袁本初让其人来驻守在邺城的南门,确实是没错。只是他不能为己方所用,所以下场只能是死。
 
  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    看着尹楷的环首刀奔向了自己,乐进是哈哈一笑,“来得好!”
 
    然后便摆开兵器招架,两人的兵器都是环首刀,但是说实话,尹楷的武艺确实是不如乐进,所以他自然是不敌。
 
    没到二十回合,乐进是一刀,便砍死了尹楷。虽然以乐进这些时日一来的憋屈,他是真想直接就把尹楷给枭首了,然后用他的首级去主公那儿请功。但是乐进这个时候却已经没有了如此的打算,他敬尹楷其人算个人物,所以要给其人留个全尸,其他的东西都不重要了。
 
    连主将都死了,冀州军士卒自然是作鸟兽散,要是之前不是因为有尹楷在,估计早都逃跑投降一大堆人了。结果这时候尹楷一死,都不用乐进说,就让叮当叮当,都是兵器落地的声音,“我等愿降,我等愿降啊!”
 
    乐进见此情形,他嘴角是勾出了一抹笑容来,除了逃走的那些,如今城头就算是让己方给夺下来了,自己的人物也算是完成了。
 
    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
 
    ,!
 
    ∷更新快∷-< 无广告阅读 >-∷纯文字∷
------------
 
第七三一章 虎豹先登三交锋
 
    袁绍被自己的护卫从邺城北门给掩护撤退了,他虽然是不甘心,但是如今还能如何。大势已去啊,城池破了,己方的冀州军根本就不是人家兖州军的对手,而且邺城城内还有内应,所以只能是眼睁睁地让兖州军占据了邺城,他自己却是毫无办法。
 
    而经过了这么些时日,曹操的兖州军终于是拿下了邺城。自然这里也是少不了邺城城内世家大族的支持,袁绍是千防万防,最后却还是没有防住。其实在他听了郭图谏言,要让各大世家大族用家族继承人当人质的时候,其实就已经把他们推向了曹操兖州军一方。
 
  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    审配带着冀州军士卒撤退,而麴义则带着先登死士在后面断后。
 
    这个时候曹纯的虎豹骑和关羽带领的青州兵已经追赶上来了,麴义一笑,“军师带兵先走,某来断后!”
 
    审配也不矫情这个,他知道,麴义还是有把握的,所以便说道:“有劳麴将军了,将军小心!”
 
    “军师放心!列阵!”
 
    刷,先登死士摆开了阵势,就等着曹纯他们过来呢,而审配这时候是赶紧带兵撤退了。
 
    曹纯和关羽带兵来到了麴义先登死士的不远处,曹纯心说,和这个麴义真是有缘啊,几乎是每次都能看到他,这不又一次碰到了。
 
    曹纯看了眼关羽,关羽自然是明白他的意思,他对青州兵大喝道:“冲锋!”
 
    青州兵随着关羽的一声令下。是直接便冲向了麴义的先登死士。
 
    麴义一看,这次曹纯倒是学聪明了,知道先用步兵上,不过即便如此,己方也不怕他们。
 
    “射!”
 
    刷刷刷刷。弩箭是直接奔向冲过来的青州兵,骑兵都挡不住弩箭,就更别说是普通步兵了,所以他们确实是损失惨重。不过麴义也算是看出来了,今夜他们这是要和自己拼了,一个个都是悍不畏死。看来今夜真是不能善了,不会像是之前那样儿了。
 
  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    青州兵是悍不畏死地往前冲,而关羽也没闲着,虽然他曾经是吃过点亏,但是如今自己骑着宝马,未必就不能建功。所以这个时候。关羽已经是带马,直接便冲向了麴义,而曹纯此时也没闲着,青州兵挡住了这么多弩箭,此时正是出兵的大好时机。
 
    所以他喝道:“弟兄们,冲锋!”
 
    虎豹骑全部冲向了麴义和他的先登死士,他们之前有两场。那就是战得最憋屈,而就是和麴义的先登死士对战。今夜,他们便要一雪前耻,灭了麴义和先登死士才行。
 
    麴义看到关羽奔着自己而来,本来先登死士对他招呼了不少,但是关羽如今毕竟是宝马,所以弩箭是躲开了不少,不过还有射中的。宝马是躲过去了,但是人没躲过去,关羽不怎么会躲弩箭。所以是受伤了。
 
    不过即便如此,他却还是一马当先,直取麴义。这回麴义可被吓住了,毕竟自己的先登死士居然是没有射死敌将,也没把敌将逼退。他是大喝一声,“撤!”
 
    先登死士是随着他一声令下,便撤退了。可即便如此,麴义却知道,那个叫关羽的,是对自己紧追不舍啊,看样是不把自己斩杀是誓不罢休。
 
  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    麴义知道,照这样下去,自己肯定是要被人追上,然后斩杀了。他看得出来,关羽骑着的是一匹宝马,而自己的马不如人家。况且后面还有虎豹骑骑兵追赶着己方先登死士呢,所以肯定是要被人追上。
 
    想到这儿,麴义是把心一横,今夜就算战死在这儿了,自己也不跑了。麴义心说,自己纵横河北十几年,什么时候被人这么追赶过。今夜己方冀州军是大败,撤出了邺城,自己带着先登死士垫后,不管怎么说,哪怕今夜自己战死,自己也得拖对方一时。
 
    所以他此时已经是让先登死士停了下来,然后大喊道,“弟兄们,对着敌将给我狠狠射!”
 
    刷刷刷刷,弩箭是直奔关羽他们而来,关羽心说,今夜要不是自己骑着宝马,估计早就退了。自己受些小伤没什么,关键是马要是不会躲,那么肯定就要被射死。第一次,自己的战马不就是被麴义的先登死士给射死了吗,这次还好,没有重蹈覆辙啊。
 
    曹纯看着关羽在弩箭中依旧是冲向了麴义,他大喝一声:“弟兄们,冲锋,给我杀啊,一雪前耻!”
 
    “一雪前耻!”
 
    虽然虎豹骑只有几千人,但是不得不说,喊得声音确实是震耳欲聋。
 
  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    麴义看到关羽虽然中了好几箭,但是却依旧奔向了自己,他就知道,今夜要完,不过自己是不想再跑了。
 
    “弟兄们,和敌军拼了,‘不成功,便成仁’,给我杀啊!”
 
    他自己的心里是最清楚的,己方先登死士已经没有多少弩箭了,所以等弩箭射光了之后,就只能是和人家真刀真枪地拼了。不过这么和人家拼,肯定不是人家的对手,所以麴义是做好了和己方士卒一起牺牲的准备。对他来说,这个时候倒是没有怕死什么的,这都是在意料之中,从投身军旅的那一日开始,麴义就知道。自己肯定是要战死在沙场。
 
    白马义从能被己方被灭了,那么自己先登死士也不一定就不会被灭,所以他是早已准备好了,只是这一日来得还是有些快。但是他却毫无畏惧,之前确实是害怕过。不过“此一时,彼一时”,到了如今这个时候,他却是早已都没那些想法了。
 
  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    关羽不顾自己受伤,他已经是来到了麴义近前,大喝一声。“兖州军关羽,麴义受死!”
 
    说着,大刀便奔向了麴义,麴义冷笑了一声,“冀州军麴义,接招!”
 
    结果刚两个回合。麴义就被关羽斩落马下。没办法,麴义的武艺就是个三流的水平,和他练兵的水平根本就没法比,真就是不怎么样,所以他两个回合就被关羽斩了也算是情理之中。
 
    而对关羽来说,要不是麴义抱着必死的决心,而且还算是个终于袁绍的人。他也不忍杀了这么一个人才。至少他知道,像麴义如此练兵大家,在天下已经没有多少个了,所以真就是杀一个就少一个。
 
    看到麴义身死,曹纯的虎豹骑是来了精神,是士气高涨,对着先登死士就冲杀了过去。而这个时候,他们确实是没有弩箭了,所以只能是和虎豹骑硬拼。他们当然也知道,自己将军已死。所以都是抱着必死的决心和虎豹骑拼命。哪怕是战力不如他们,但是也给虎豹骑带来了一些麻烦。
 
    而这个时候,青州兵也已经赶到,加入了战斗。先登死士更不是两军的对手,所以最后没出意外的是全军覆没。最后清理战场。先登死士是没有一个逃走,没有一个投降的,全部都和麴义一样,战死在邺城城外了。
 
  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    虽为敌对,但是无论是曹纯也好,还是关羽也罢,包括虎豹骑还有青州兵的士卒,几乎人人都对麴义还有先登死士是肃然起敬,不得不佩服,所有人都战死在这儿,没有逃走没有投降的,这样儿一支精锐,从此便消失在天下人的眼中了,他们也是不得不遗憾非常。
 
    关羽觉得曹纯就是精锐杀手,之前的陷阵营就是被他虎豹骑给灭了,如今的先登死士,又是让他给灭了,以后不知道还得有哪些精锐被他给灭了。不过他倒是忘了,其实这是他和曹纯一起灭了,没他的帮忙,曹纯的虎豹骑也没有那么顺利不是。
 
    最后曹纯让士卒把麴义给安葬在了邺城城外,麴义是什么地方的人,没有人知道,反正就只是知道他是河北的,但是河北的地方大了去了,所以只能是给他安葬在了战死的地方,也就是邺城的城外。
 
    可虽然曹纯还有关羽两人是灭了先登死士,但是两人心里却没有太多高兴的东西。确实,麴义一死,就和当年高顺还有吕布是一样的。高顺死了,天下再也没有了陷阵营,吕布身死,天下也没有了并州铁骑,如今麴义也没了,那么天下当然是再也不可能出现先登死士了。曹纯感觉是英雄寂寞,如今天下有名的精锐没有多少了,所以灭一个真就是少一个。
 
    至于关羽所想的,还是麴义其人,也不知道其人是为什么,就非要为了袁本初,为冀州军尽忠。就以其人的本事,不管是到了哪,那都是座上宾,收人重视的,不过却战死在了邺城。
 
    关羽还特意问了曹纯一句,“子和,莫非袁本初值得麴义如此乎?”
 
    曹纯一笑,心说麴义其人和你关羽关云长可不一样,你关云长是个忠义的人,但是麴义却不像你。
 
    “麴义其人,是个真正的军人!”曹纯缓缓说道。
 
    关羽一听这话,他算是明白了。曹纯能这么说,就代表他对麴义还是很欣赏的。而什么是真正的军人,在关羽看来,那就是上了战场,就没准备是活着下来的人,那可以说是真正的军人。而麴义正是这样儿的人,自己倒是没想到,可曹纯却是知道了,看来他们倒是可以成为知己啊。
 
  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    邺城一战,冀州军损失最大的就是麴义和先登死士灭亡,麴义死了,天下再无先登。(未完待续。。。)
------------
 
第七三二章 江陵来使请刘备
 
    新野,今日从江陵来了一人,正是山阳人,荆州幕宾伊籍伊机伯。
 
    “机伯,多日未见,别来无恙啊?”
 
    说话的人正是刘备,刘备这人,如今虽然算是有兵有将,但是对刘表帐下的人,还是很客气的。尤其是这个伊籍伊机伯,也算是刘备比较看好看得上的这么一个人才。其人算是个合格的说客,口才、应变能力都不错。
 
    而一听是伊籍来新野了,刘备是亲自率领手下众人来迎接他。而这也确实是让伊籍心里有些暖意,毕竟刘备是什么人,那是大汉皇叔,汉室宗亲,天下闻名的诸侯之一。虽然总是失败,但是却也是唯一能在曹操手下逃脱的人,至少别人在许都,可没见过有谁跑出来了。
 
    可自己呢,充其量不过就在荆州当地有些名声罢了,但是刘备其人还是对自己礼遇有加,和属下一起来迎接自己,请进了新野,这确实不得不让自己有些想法。
 
  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    伊籍此时一笑,“哈哈,玄德公,孔明、元直,各位都在!”
 
    众人是彼此见过,然后刘备是把伊籍给请进了自己的府中。等众人都落座后,刘备这才问道:“机伯来此,是有何要事?”
 
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,请随意打赏。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!

标签云